全國免費服務熱線:020-32290029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思想的四重哲學意蘊

2019.09.16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關鍵支柱,具有厚重的哲學意蘊。主要可以從以下4個層面把握:在立論起點層面,融貫了儒家自然哲學中“通”的精髓要義,明晰了人與自然的交互性狀態;在原則繼承層面,繼承了儒家生態哲學中“天人合一”的普遍原則,構建了人與自然的共生性基礎;在思維發展層面,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生態哲學思維,提出了“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全新思維;在模式超越層面,超越了西方現代化傳統模式,開啟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模式。
一、融貫了儒家自然哲學中“通”的精髓要義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成立的前提是兩者之間必須具有交互性關系,只有人與自然在多方面實現交互性循環才能使兩者實現和諧共生成為可能。而“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所內在蘊含的這種交互性關系,本質上與中國儒家自然哲學中“通”的理念是十分契合的。
“通”指的是兩個或更多實體之間在物質、能量、信息、情感、精神方面的相互交換、吸收和影響。自然現象之間、人與自然之間、人自身、人與人之間等都表現出不同的“通”。其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立論起點就在于人與自然之間的“通”。
     《黃帝內經》中專門對人的生理器官與自然界之間的“通”進行了論述,“天氣通于肺,地氣通于嗌,風氣通于肝,雷氣通于心,谷氣通于脾,雨氣通于腎。六經為川,腸胃為海,九竅為水注之氣。”這從人與自然相通的關系層面指出了人作為有智慧和德性的萬物之靈,獲得了天地的精華之氣,與整個自然相互貫通,正向相關。
人類正是在同自然的互動中生產、生活和發展的。美國著名生態哲學家羅爾斯頓就強調了人與外部世界的這種相互滲透的交互性關系,“自我通過新陳代謝與生態系統相互滲透(至少從隱喻的意義上說),世界與我成為一體了。”
     人與自然的“通”,實際上反映出人和自然關系的系統性、整體性、交互性和共生性。在這種“通”的關系中,人既是自然的一個環節,又對自然擁有同情、關愛、欣賞、友善和贊美等惻隱情感,使人能夠在自然中形成心靈感應,出于內心道德來自覺尊重、順應和保護自然。
可以說,“通”既是人與自然實現和諧共生的前提,又是兩者維系這一關系的狀態表征。
二、繼承了儒家生態哲學中“天人合一”原則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從事實和價值兩個層面均繼承了“天人合一”的普遍原則。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自然是生命之母,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這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物理前提,是在事實層面上對“天人合一”基本原則的繼承。
     從物理層面講,“天人合一”強調的是一氣貫通,萬物一體,無論是地上的泥土還是草木,無論是動物還是賢人,都是由氣貫通起來而形成為一個有機整體的。
同時,在人類社會中,“天人合一”不僅蘊含著基本的事實關系,在價值層面上,還對我們的生存發展具有普遍指導意義。
作為價值指導原則,“天人合一”對人類的思維和行動起著規范引導作用。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這就充分體現出了“天人合一”在價值指導層面的意義。
這一價值原則起作用的過程,或者說人類遵循這一原則并踐行之的過程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人類正確處理人與自然和諧關系從而實現共生發展的過程。相反,如果人類不承認“天人合一”的基本事實,看不到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不遵循“天人合一”的價值理念,那么就會導致人類在發展過程中,只講索取、利用,而不講保護和修復。對此,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類只有遵循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人類對大自然的傷害最終會傷及人類自身,這是無法抗拒的規律。”可以說,將“天人合一”內化為一種價值原則,是更好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關鍵。
三、繼承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生態哲學思維
     人與自然這兩者并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彼此對象性依托,協同性進化。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實踐是人與自然之間建立交互性的對象關系的基礎。人與自然對象性關系的建立和發展,關鍵在于人類的實踐活動。隨著實踐的不斷深入,人與自然之間表現出具體的歷史的動態關系,體現出兩者的同一性。
實踐的方向和途徑直接決定著人與自然關系的走向。正是基于這一點,馬克思、恩格斯批判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下的實踐活動對本國范圍內以及相對的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的破壞,指出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和資本主義制度是導致人與自然之間的循環狀態錯亂從而產生生態危機的根源,其中,起關鍵作用的是資本的逐利屬性。

    馬克思指出,“生產剩余價值或賺錢,是這個生產方式的絕對規律”。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家所主導的一切生產方式最終都是為了獲取更多的剩余價值。而這一目標就驅使著資本家們為了實現資本無限擴張而極力榨取掠奪自然資源,使自然資源的有限性與資本逐利的無限性之間的矛盾越發突出,人類社會與自然之間的關系也越發緊張,由良性循環轉變為惡性中斷。


    習近平總書記結合新時代生態建設面臨的突出問題和實踐發展需求,繼承和發展了馬克思、恩格斯的生態哲學思維,提出了“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全新思維,主要可以從以下幾方面把握:
    第一,自然是人類實踐活動的對象,同時又是人類實踐活動得以進行的前提,人類的實踐活動與自然界密不可分。只有自然好,人類才會好。
    第二,人的勞動實踐活動具有目的性,人類改造自然的實踐活動的結果就實現了“自然人化”,所以,實踐活動的目的性的確立直接影響著“自然人化”的方向和進程。而確立這一目的性,前提就要順應自然規律。
    第三,自然發展史和人類發展史在大趨勢上是同步的,兩者具有同一性,這也就決定著人與自然之間具有交互性關系。通過人類實踐活動,自然界的要素成為了人類自身的一部分,這就實現了“自然人化”,而隨著人類實踐活動的進行,自然也必定會打上人類的烙印,這就是“人化自然”的過程。“自然人化”和“人化自然”的統一就構成了人類社會的歷史發展過程。
超越了西方現代化傳統模式。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建設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既要創造更多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這明確了我們在新時代所采用的現代化模式的基本維度和重要遵循,是對西方現代化模式的反撥與超越。
    長期以來,西方現代化模式被奉為具有普世價值意義的模式典范,被認為是落后國家實現本國現代化的“教科書”“參考答案”“路標指南”“唯一選擇”。但是,隨著資源枯竭、環境污染、消費異化、人與自然關系惡化等一系列生態和社會危機的暴發,人們對西方現代化模式的質疑聲越來越強烈。
    西方現代化模式所引發的一系列危機,追根溯源主要是由近代西方認識論中所持有的主客二分的基本立場演化而來。按照主客二分的基本立場,人與自然是相互對立的主體和客體,人類為了實現求知、生存、發展等主觀愿望,就需要把握作為客體對象的自然所內在具有的運動規律,這就形成了知識和科學。
    由此,科學技術就被人類作為滿足人類自身發展欲望的一種工具理性意義上的中介和工具。自然資源的有限性、生態環境的承受力及其代價則越發被弱化,人們逐步習慣了用市場價格來衡量自然資源、生態環境的價值,導致了人與自然的關系淪為控制與被控制、統治與被統治的異化關系,直接影響到人類的生存。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至少在以下幾個層面上對西方傳統現代化模式實現了超越:
    第一,明確指出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超越了人與自然關系的異化。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保護自然就是保護人類自身,傷害自然最終會傷害人類自身,這為在現代化進程中正確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提供了基本范式。
    第二,在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這一基本方略指引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成為新時代推進現代化建設的重大原則,揭示了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道理,超越了西方模式中單純追求資本無限擴張和經濟無限增長的生產方式,指明了實現發展和保護協同共生的新路徑。
    第三,倡導的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超越了西方的消費異化。西方以“炫耀消費”“時尚消費”“貪婪消費”為典型代表的過度的消費主義將加強對資源的壓榨和掠奪,而綠色發展和生活方式正是要將人類的生產生活方式限制在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可承受的限度之內。解決好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問題實質上也就是實現了綠色發展。

    總之,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思想蘊含著深刻的中國儒家生態哲學理念和馬克思主義生態哲學思維,克服了西方傳統的生態思維的缺陷,反撥并超越了西方現代化傳統模式,顯示出強大的模式變革和轉向力量,為成功應對生態危機,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提供了基本遵循和方法引導。


本文為2019年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普惠性與差異性平衡視域下提高民生水平研究(項目編號:19CKS018);作者系中共青島市委黨校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
上一篇: 下一篇:垃圾分類要避免走入誤區
廣州恒德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全國服務熱線

020-32290029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廣州市科學城國際企業孵化器 D座515

關注官方微信
廣州恒德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9 恒德環保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8101762號
秒速时时彩多彩a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