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免費服務熱線:020-32290029

中央環保督察再曝新問題,污染觸目驚心

2019.08.20
  8月9日,生態環境部接連通報了兩起環境違法典型案例,引起公眾廣泛關注。一個是海南澄邁縣頂風而上,肆意圍填海、破壞紅樹林;另一個是甘肅酒泉市化工企業生產廢水滲坑違法排污,形成滲坑總面積超2.5萬平方米,嚴重污染周邊環境。
  這是第二輪首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近日在下沉督察階段發現的典型環境違法問題。據悉,目前8個督察組對6省市、兩家央企的督察已近尾聲。截至8月5日,負責省市督察的6個督察組已完成下沉督察任務;負責央企督察的2個督察組已完成重點督察任務。各督察組共立案處罰1165家,罰款6508.6萬元;立案偵查39件,拘留41人;約談黨政領導干部1042人,問責130人。
  記者注意到,此次通報問題的出現與當地相關部門監管嚴重缺失有直接關系,由于監管形式化甚至層層失守,督察整改走過場,最終致使涉事企業有恃無恐,環境違法行為一再出現。比如,督察發現酒泉市金塔縣北河灣循環經濟產業園已建成投運的4個染料中間體項目均存在批建不符、非法生產、非法排污等嚴重環境問題,群眾投訴屬實。但由于當地黨委政府及有關部門態度曖昧,導致處罰久拖不決,違法行為屢禁不止。
  7月12日,中央第五生態環保督察組在甘肅省下沉督察時,對群眾多次反映的北河灣循環經濟產業園化工企業環境污染問題現場督察發現,該園區天億化工有限公司、冠潤科技有限公司、吉泰化工有限公司、鑫海源化工有限公司等4家非法投入生產的化工企業均存在滲坑排放等惡劣環境問題。
  資料顯示,北河灣循環經濟產業園成立于2007年,規劃面積20平方公里,2012年被甘肅省工信委確定為全省第一批循環經濟示范園區。截至督察時,已落戶化工企業22家,其中入駐的上述4家染料中間體項目已建成并投產。
  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當地群眾向生態環境部投訴該園區化工企業滲坑排放未經處理的生產廢水等嚴重環境問題,此次督察進駐后督察組也接到了同樣的投訴舉報。
企業廢水超標數百倍
  此次督察發現,該園區滲坑排污問題極為惡劣。自2017年4月起,上述4家企業在批建不符和污染治理設施未同步建成情況下擅自投入生產,并偷排未經處理的生產廢水,形成7處滲坑總面積超2.5萬平方米。其中,吉泰化工有限公司利用罐車將近2000噸廢水偷排至廠區南側1公里處,面積達13000多平方米。
  違法排污行為已嚴重污染了周邊環境。據督察組介紹,企業排污區域抽樣監測結果觸目驚心。結果顯示4家企業廠區內廢水中COD、氨氮、揮發酚和色度等多項指標遠超標準,上述四種污染物,天億化工廢水分別最大超標233倍、261倍、86.8倍和319倍;冠潤科技廢水分別最大超標134倍、335.7倍、19倍和159倍;吉泰化工廢水分別最大超標425倍、166倍、40.4倍和319倍;鑫海源化工廢水分別最大超標461倍、75.7倍、211倍和39倍。
  督察組初步分析,非法排污對部分區域地下水已造成污染。完成的7處廢水排放區域地下水調查評價結果顯示,其中,6個水樣揮發酚超標,最大超標倍數42.05倍;2個水樣氨氮超標最大倍數68.6倍;7個水樣氟化物超標最大倍數26.53倍;7個水樣溶解性總固體超標最大倍數101.46倍。
  2018年11月至2019年4月,金塔縣生態環境部門多次向園區管委會等部門發函,要求停止向4家違法企業供水供電,但所提要求均未得到落實,相關企業置之不理、我行我素,吉泰化工有限公司甚至在生產車間被查封情況下,通過風機缺口進入廠房繼續違法生產和排污。
保護區為旅游地產讓路
  在海南澄邁肆意圍填海問題上,2019年7月中央第三生態環保督察組進駐海南督察以來,就不斷收到此類群眾舉報。督察發現,澄邁縣花場灣紅樹林自然保護區、盈濱內海不僅沒有按首輪督察要求整改,頂風而上,肆意圍填海、破壞紅樹林,性質十分惡劣。
  經濟觀察網了解到,紅樹林是熱帶海洋河口、灘涂上特有的珍貴森林植被,是多種生物生長、繁衍、棲息的重要場所,是生物鏈循環中十分重要的獨立生態系統。澄邁縣花場灣紅樹林自然保護區位于澄邁縣大豐鎮,1995年12月經澄邁縣政府批準建立,保護區面積約1.5平方公里。
  2012年11月國務院批準《海南省海洋功能區劃(2011-2020)》,并將該保護區整體納入海洋保護區,面積約11.47平方公里,要求按自然保護區要求管理。盈濱內海位于澄邁縣老城開發區,海域總面積約5.25平方公里,是典型的潮汐汊道(潟湖)港灣,潮間帶分布著多物種天然紅樹林群落,是重要的海洋濕地。
  2017年8月,首輪中央環保督察指出海南省違規填海造地、破壞紅樹林等問題,海南整改方案明確:嚴格生態功能區監管,全面恢復修復沿海防護林帶和紅樹林等生態系統。但首輪督察后,澄邁縣花場灣紅樹林自然保護區、盈濱內海等區域生態系統不僅未得到修復,反而因開發旅游地產,持續填海造地,紅樹林遭到進一步破壞。
  督察組調查發現,當地存在侵占破壞自然保護區、長期違法填海造地、調整規劃為旅游地產讓路、執法不力監管缺位、督察整改敷衍應對等突出問題。海南富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富力公司)在開發紅樹灣房地產項目過程中,不斷蠶食侵占海洋保護區,2016年以來該項目侵占紅樹林自然保護區核心區92畝,至今未恢復原狀。
  據澄邁縣有關部門巡查記錄,該項目建設累計毀壞紅樹林約4700株。2019年4月,該項目繼續在保護區內填海建設樓盤,以致阻礙潮水交互,致使9.69畝保護區范圍內的1582株紅樹林枯死。
此外,位于盈濱內海的海南寧翔實業有限公司濱樂港灣度假區圍填海項目,肆無忌憚填埋紅樹林4664株,涉及區域面積8.8畝,2017年10月因群眾舉報被縣森林公安局立案偵查。但到2019年2月,該項目已完成填海,填海面積5.33公頃,致使周邊殘存的紅樹林生長環境也受到嚴重影響,經現場核實,已有1960株紅樹林枯死。
  督察還發現,濱樂港灣度假區項目海洋環評報告未提及保護紅樹林的目標要求,對擬填海區域紅樹林現狀視而不見,但卻順利通過縣海洋部門的審批,進而“騙取”海域使用權。
監管形式化、整改走過場
  不過,針對紅樹灣項目侵占花場灣紅樹林自然保護區問題,澄邁縣不僅未及時制止、督促整改,而是在總體規劃修訂時將保護區土地調整為建設用地和其他用地,以使紅樹灣項目合法化。2015年5月底以來,紅樹灣項目涉及的15個區塊住宅和高爾夫球場等建設內容未批先建、未驗先投,但當地有關部門未予制止。
  督察組表示,澄邁縣不在加強紅樹林保護上下功夫,卻在撤銷保護區、減少保護區面積上花力氣。2015年以來,澄邁縣多次召開會議研究討論申請撤銷保護區、調整保護區范圍來代替整改,為紅樹灣項目開發“量身打造”方案。2018年12月已將紅樹灣項目填海侵占的保護區核心區部分區域調整為農用地和旅游建設用地。
  “針對紅樹灣項目非法侵占保護區的問題,縣林業部門雖然要求恢復原狀,但至今沒有落實;針對建設項目直接破壞紅樹林行為,縣森林公安局只對施工人員進行立案起訴,未涉及紅樹灣項目管理人員;針對富力公司違法填海建設并導致9畝紅樹林枯死的問題,當地公安機關至今尚未立案調查。”督察人員說。
  事實上,在2017年8月首輪督察期間,中央環保督察組就曾5次交辦紅樹灣項目多項違法問題。但督察發現,澄邁縣沒有全面排查,整改敷衍應對、弄虛作假,上報公開查處情況嚴重失實。2019年4月底至5月初,生態環境部現場調查媒體反映富力公司破壞紅樹林問題期間,澄邁縣政府主要領導及林業等部門仍然百般應付,甚至提供“紅樹林枯死是因為病蟲害”等不實結論。
  督察組指出,海南省海洋部門對海域使用把關不嚴,未認真核實,即給予寧翔公司填海項目圍填海指標;對澄邁縣花場灣紅樹林自然保護區長期疏于監督,導致保護區不斷受到蠶食。澄邁縣委、縣政府對首輪中央督察交辦問題,敷衍應對,不敢動真碰硬,監管形式化,整改走過場。縣海洋、林業、環保等部門在明知相關項目嚴重違法情況下,仍“以罰代管”、“一罰了之”,不僅未解決問題,反而進一步助長了企業的僥幸心理,導致違規填海破壞紅樹林問題頻發,生態破壞嚴重。
  在酒泉市化工企業生產廢水滲坑違法排污問題上,督察組指出,酒泉市金塔縣黨委政府對環境違法行為打擊不力,特別是生態環保行政執法和公安司法之間沒有建立有效的銜接機制。相關監管部門監管嚴重缺位,園區管委會、原安監局、工業信息化局不主動作為,縣公安局在查辦環境違法案件中,執法隨意,標準不一,辦案超越法定時限,履職不嚴,助長了環境違法企業的僥幸心理。
  經濟觀察網獲悉,督察組下達督辦單后,酒泉市委、市政府已安排部署后續調查工作,并對金塔縣委、政府及有關部門負責人進行了追責問責。
(來源:經濟觀察網)

上一篇: 下一篇:水處理市場趨于成熟
廣州恒德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全國服務熱線

020-32290029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廣州市科學城國際企業孵化器 D座515

關注官方微信
廣州恒德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9 恒德環保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8101762號
秒速时时彩多彩aqq 证券交易市场的类型有哪些 排列3怎么玩法介绍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快乐十分app哪个好 欢乐彩网址app 广东好彩1全中2元有多少钱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 产品服务_佳永配资 5分极速6合规律 内蒙古11选5在线购买